拐子·女人的事

  • 2018-11-04 20:28:57
  • 情感故事
  • 祇樹園釋空间
  • 3人阅读
0

“她说什么,她究竟说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小笨蛋追问着,可是臭虫仿佛被吓住了,等了半天才说:

“不行,我得给权叔打个电话。”他走到吸烟处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小笨蛋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列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声音非常嘲杂。他只看到臭虫激动得脸都红了,脖子上筋憋得老粗老粗。

他转头看看,那女人仿佛药没醒,说完话翻个身又睡着了。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让臭虫显得如此慌张。

等臭虫回到座位上才告诉他:那女人是西安一黑社会老大钟大头的女人,关于这个女人,臭虫听到无数次:

“这下可麻烦了,不能把女人送给那边的买家,钟大头知道是我们卖了他的女人,他会干掉我们。”

“那权叔怎么说?”小笨蛋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权叔。

“那老王八蛋,他说让我们先带着这个女人绕两天,他想想办法。这条路上的人都知道钟大头在找这个女的,我们能把她带到哪儿去?卖出去,钟大头迟早一天知道是我们两个卖的,送回去又得罪钟大头的死对头,权叔这个老王八肯定明白这件事情,难怪他说这是个烫手的货。”

“我们怎么会摊上这样的事,真倒霉,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毁了。”小笨蛋有些失措,尽管他并不真正了解事情有多么严重。

“钟大头的死对头是谁啊?怎么他的女人会被卖出来。”

“哎。。。。。。怎么跟你说呢,钟大头和熊彪是西安最大的两个帮派头领,也是死对头。听说前四五天,两边火并起来,还死了个人。后来就听说钟大头发通告在找这个女人,没想到她被麻翻了送上昆明的列车,估计送她来的人氏被熊彪买通了。草,这种屎糊屁股的事情是甩都甩不掉啊。”臭虫再次拿起电话朝车厢中部走去。

“我们怎么办?电话打不通?”小笨蛋跟在他身后。

“权叔个老狐狸关机了,你别催,让我想想。”

天色渐渐开始暗了下来,列车进入了广通地界,再过两个小时就会到达昆明站。

“去,你去把那女人弄起来,给她点吃的喝的,我再想想办法。”臭虫指挥小笨蛋走开,自己好安静的想一想。

过了一会儿,小笨蛋走过来喊他:

“喂,她叫你去,说有话跟你说。”

臭虫跟着小笨蛋进了餐车,那女人正在喝鸡蛋番茄汤。

“陈姐,您叫我?”

“你就是臭虫吧?我听我那边的小刘三说过你,说你人很机灵。”陈姐看起来很虚弱,过量镇静剂令她脸色苍白。

“这件事情我明白你们不是第一手,所以不能怪你们,接货的时候你们也不知道我是谁,我给你们想个折子,你们看可行不可行。你们把我送回去,我给你们三十万,另外,我会让钟大头去跟权叔要人,以后让你们过来我这边,你们怎样?我会感激你们的,熊彪给让我中了这个道,慢慢再算。”她用纸巾擦了擦嘴,气稍微恢复了些。

“这。。。。陈姐,你容我们想想成吗?这事,真有点麻烦。熊彪那边。。。。。。”

“哼哼,你光想着熊彪,没想到钟大头吗?在西安谁的势力更大,这个难道要我提醒你?今天你们把他的女人拿来卖了,明天你们就得付出100倍的代价来求我回去。”陈姐无力的斜靠在餐台上,用很低的声音缓慢的说着。

没人在意这桌人,只当是女人晕车还没好。

“你来,扶我去上个厕所再送我回去躺着,想想,这事你不照我说的做,你敢顶吗?你顶得动嘛?”说完,陈姐依在小笨蛋怀里朝厕所走去。

几分钟后,小笨蛋回来了:“怎么办,你到底是想好没有啊?眼看就快到昆明了。”

“是,一到昆明事情就彻底失去控制了。这样,我们带她在广通车站下车,然后再包个车子往回走几站,我查看了下,四川地界里有个地方叫漫水湾,那里108国道、雅攀高速公路纵贯南北,是中外游客参观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必经之地,陌生面孔很多。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整计划一下。两边的人暂时不可能找到我们。

从现在起,不要跟任何人对视,不要说话,两边的人肯定都出来了,熊彪那边不可能把女人丢给我们就脱手,肯定有人在不远的地方盯着我们呢。我去把女人带到餐车来,这里人来人往,他们不敢下手。”

“她要是不跟我们走怎么办?”

“熊彪的人都在昆明等着她,她不可能不跟我们走。放心吧。”

“你,怎么懂得那么多,小小年纪。”小笨蛋不禁为臭虫的冷静佩服。

“嘿嘿,多看电视剧就知道了嘛。小哥儿,你等着,我去带女人过来。”臭虫摇摇晃晃走出餐车。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小笨蛋站起身追了上去。

列车晚点了,傍晚21:45分才到达广通车站,比原计划晚点了一个小时。三个人踩着夜色匆忙下了列车,朝出站口走去,只要上了出租车就安全了。

三个人提心吊胆的朝出站口走去:

“速度要快,不要跟别人对视。”臭虫边走边交代着。他们分成两组出站,臭虫走在前面,陈姐依靠在小笨蛋身上装成情侣走后面,一出站口,臭虫立刻找了辆车子催促大家快上。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 冕宁县 漫水湾镇 宾朋旅馆306室

俩人将陈姐安置在旅馆房间内然后走到阳台上去商量:

“老实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你别看我,我更不知道。这是我贩卖人口的处男之行,就如此泡汤了。”小笨蛋有些沮丧的蹲在角落里。

“三条路:

第一,将她迷晕卖掉,当然这条路貌似已经不能走了,都来到这里了;

第二:将她送回去,你想可能性有多大?权叔敢接手买她,就说明权叔跟熊彪那边的人已经打了联手,我们送她回去,就是得罪了权叔和熊彪。

第三:带回去交给权叔,我们带她下车,来到这里,已经跟权叔和熊彪决裂,看来只能选择走第二条路了。”

“你说,她真的会给我们三十万吗?”小笨蛋问。

“三十万?能平安的活着已经很不错了,你真不了解这个世道上的事情,别看你比我大,怎么那么天真?那些是什么人,全都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明白吗?”臭虫很无奈的点燃一支烟,狠吸两口,小笨蛋伸手过来要,他将整合丢了过去。

“这样,你在旅馆看着这个女人,我去买点吃喝回来。我饿死了,无论如何先把肚子填饱再说,饿着肚子什么都想不起来。”臭虫将吸了一半的烟自阳台丢下去。

“你看着点,别让她走了。她要是自己跑了,我们两个处境就会更糟糕。”

臭虫开门出去了,小笨蛋走回房间想看看陈姐在干嘛?之前他们在阳台聊天时,陈姐躺在床上休息,这会儿却看不到人在床上,小笨蛋吓了一跳推门进去心想‘我怎么就没见到她出去!’

进到内间,听到洗手间里水流哗哗~,原来这女人在洗澡。小笨蛋想退出房间,然而另一个想法却挑动了他的神经,晚上出站台时,他的目光曾经落在依靠着他肩膀的女人脸上,有那么一阵恍惚,她有些美丽。

他静静走到洗手间门口,思想斗争了很久,终于,他从洗手间没有关严的门缝中看了进去,浴室对面的镜子里,一个雪白潮湿的女人站在里面。

这女人大概三十多岁了吧,依旧保养得非常好,皮肤白皙,曲线丰满。小腹平坦而坚实,不像许多三十多岁女人那样有个凸起的油肚或是带着好几圈肥油,看得出来她时常锻炼,手臂和臀部肌肉紧绷,难怪有男人愿意为她发寻找通告,小笨蛋心脏噗噗直跳,他听见经脉的声音仿佛潮水涌动,一种无法克制的冲动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喷张的血脉直冲脑神经让他有些头晕,24岁的他还没跟几个女人上过床,眼前放着一样一具令人喷血的躯体而不能懂,让他受不了。就在他深深吸口气,努力克制自己转身预备出去的时候,洗手间门开了,陈姐身上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呵呵,好看吗?”陈姐表情异常平静,淡淡的语气仿佛在问一个熟人。

“我。。。。对不起。”小笨蛋笨拙的转身想要离开。

“帮我擦干头发。”她委婉的坐在小凳上,一块毛巾朝他丢了过来,他本能的伸手接住。

他站在她的身后,惦着指尖将散落在她肩上的头发根根拾起,包裹在毛巾中揉捏。

她低下头、昂起头,闭着眼,轻轻呼吸。放松的,一带一丝皱纹的脸。

这女人吃胎儿吗?怎么能保养得那么好,仿佛二十出头。小笨蛋在心里嘀咕着,他想不明白,这女人跟他见过的许许多多三十岁的女人太不像了。他以前曾经看过一个小说,讲里面的富婆花大价钱买胎儿来包饺子吃,达到延缓衰老的最佳效果。

一抬头,她自镜中看着他,眼角竟泛着春色。

“陈姐,我出去了。”他要走开,她不让,咬住嘴唇抓着他一个衣角。

纤纤手在黑暗中伸出来,隔着裤子轻轻摩擦他,硬了涨了,他似牛般喘息。男人的手几乎要将毛巾拧碎,这煎熬怎么受!!

“你!”他牛劲的将她自凳上拉起抱进怀中,浴袍跌落,他只抱着这个纯粹如胎儿般的女人,受不了了,他将她扭转过来狠狠吸住嘴唇,狠狠的吻。

要俘获这个年纪的人太容易,他们的心脏跟生殖器长在一起。

‘嘭~~’门被大力推开了,“你们干嘛呢?事情还不够乱吗?!”臭虫一脸黑站在门口,“你脑子里面有虫吗?这个女人将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你清楚不清楚,你会死在她手里。”

“哼哼,我不会死,你们亦都不会死,会死的人,你们看得见。手机给我。”自镇静剂中清醒的她拥有很强的气场,一句话就是个命令,更何况目前的情况看来,事情已远远超出他们两个能解决的范围。

上一篇:拐子·小笨蛋的事

下一篇:我 父亲 春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