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の告别

  • 2018-11-04 19:57:50
  • 情感故事
  • 無處安家Ω林小雨
  • 1人阅读
0

来去一个城,一个家,一些人,不喜欢接送,懒告别,烦那些人世客套与过场。免得说再见。

再见不见,谁晓得。不懂占卜,凡事随缘。

告别,带着希望再次见面或是‘终于结束了’的轻松情绪或期盼。我没有这些情绪生出,所以做告别的动作也是白做,反而弄得彼此尴尬造作的可笑。

上次去看荫子姐,她执意送我回家。当时夜了,到成都后她又独自驾车返龙泉,我心里好生歉意,却无以表述,只想若还有下次,死活不教她再送了。

想做些事情,计算过可能给对方增添多少麻烦后,便不去做了。其实也是些并不重要的举动,于人可有可无的东西。

与荫子姐的见面着实教人欢愉,这个看起来身高不足1米60的小女子,很是善解人意、聪慧温和,却也有笨得可以的举动。

狭窄的路上,她硬是将车子停在逆向道口下去问路,结果引起堵塞;再一条半日未见人走过的路上,她却小心翼翼顺边停靠,还是问路。我说随便放会儿吧,没人没车。她却执意不肯,说怕会挡道。

去石经寺的路上,我们约定这年春天来看桃花,终究我未能赴约。

今天去买纸,突然想她,便提着满满一袋纸坐上开往龙泉的车,在车站下车,又在税局门口等了半晌,未见她经过,手机丢失,没了电话号码,上次也忘记问她全名及一干详细资料,诸如在几楼几号办公等。

等不来人,只好作罢。这便是缘了。好在今日天气不错,权当做了次短途旅行罢。

我是个随情随意到近乎白痴的人,这是题外话,也是大实话。

还有个与告别无关的题外话想说说。

至今我认识最久的人,当属昱夫妇俩。当年他们亦居住成都,现在回到北京了。才认识昱时,她还是个姑娘。而今是三个孩子的娘。

5.12地动山摇,我带着孩子随他们一家人去重庆。行前,在她家楼上等待收拾行装。大楼摇晃不停,余震不断。我惊吓得几乎夜不能寐,疲惫不堪。昱的脸上却始终微笑淡定,一举一动井然有序。当时不曾细想,这年4.20,我还在四川,住得更高,27楼。惊吓亦然。

回想当时昱的淡定与沉稳,我想那与深爱她的丈夫和他们可爱的孩子们分不开。家庭的温馨能给予人更多坚强。

当年在重庆住旅馆月余,走时竟连房费都忘了给,最终是昱帮我结账。这后来才想起来的迷糊事总让我觉得抱歉,很不好意思。写在这里,倘若昱能看见,便在此向她道声对不起,谢谢你!

我对昱印象最深的部分是多年前第二次在北京见到她,那时冬季,北京好冷,下着大雪。我穿的很少,跟着她乘车去一处地方。车上,我瑟瑟发抖。她将大衣的一角掀起盖在我腿上,不刻意的自然的举动让人感到那么温暖。这个瘦高的,说话温和淡定的女孩子,这个性格坚韧聪慧的女子,惟愿你和你的家人诸事顺利,吉祥安康!

细细想来,我生活中需要告别的人和事真不多。皆因我其实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平时看似无头苍蝇东飞西飞,瞎XX忙。其实行为动作皆为以后所要走的路在做铺垫。与人与事皆不浓不淡,确切说来,算是个来了不烦人,走了不教人想的家伙。这,便是我为人的标准了。

烦人和想人都是麻烦事情,麻烦事不做。

版纳的小姨妈还关在监狱里,因为贩毒被判15年。15年后出来,她该是老妇人了。曾请父亲利用关系让我去看看她,父亲断然拒绝了。很干脆,不行就是不行,没得商量。

父亲一世为人最厌恶的无非两件事:毒和赌。这一点上,我与他同步。

然而原本亲近的两个人却将这些事情都做遍了,贫困与牢狱便是现如今她们得到的惩罚。人在做,天在看。为人做事,半步不能踏错,否则回头甚难。举头三尺有神明是老话,亦是真理。特别是那些害人害己的事情,千万不能干。

当然,害谁都不好,皆不可为。

三儿,我的妹妹,明年春天也要当妈妈了。终于有个好归宿,这是佛祖给予的恩赐。她安安静静,不骄不躁的独自生活了35年,终于得到平静安详的她自己的家。林家三姐妹,终于有个嫁了出去。听说男方有房有车。呵,看似可笑的条件,确是当今世界养妻生子的必须条件,嗯,无论怎样,一切尚好,一切都好。

“姐,你不用牵挂,我和小帆会好好孝顺父母的。”远方未见过面的妹夫通过电话对我说。这便让人放心了,父母生养三个,总算有一个是有人性的,肯守住他们的。

父亲老了,他给三个女儿各买了一套房子,在他居住的城市。我说我不要,“不要也给你,拿去卖掉或者捐献,随你。”父亲斩钉截铁的说。父亲不明白,房子于我的意义,连挡风遮雨都算不上了。

坐下来,我只能使一双筷子一个碗,只吃得下一碗饭。躺下来,也就占得了1米73的地方。钱来钱去,没地方使,以后,用的地方就更少了。

我不是那种存钱在银行,光数数存折上一个数字后面几个零就会欢喜满足的人,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能有多少用处?孩子大了成人了,不久将会离开我奔属于他的前程,需要用钱的地方更少。主要的花销没了。

他去读书应当自己打零工赚取零花,我,不欠他什么。

这些房子,就租出去吧,每月收租分成两份给父母,也算是个长期饭票。我不能陪伺身边,唯有以此尽孝了。

以前旅行遇到个和尚,问他出家的理由:

“因为妈妈生病。”他回答。

“当和尚是好赚钱给妈妈治病的办法吗?”有人问他。

“不是,我赚不到钱,帮不了她。出家,为她诵经祈福。”他诚实的回答。问的人沉默了。堂堂六尺男儿,扛砖头抬水泥也能挣钱给老母治病,却什么也不肯做。单愿意动动嘴皮子还找理由的人,世间很多。

我算不算其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此生,我没有需要唱着歌曲接送的人,终于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了。

上一篇:深切缅怀周校长

下一篇:母亲的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