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

  • 2018-10-30 21:05:50
  • 情感故事
  • 白莲花空间
  • 8人阅读
0

2010年与师兄深夜初次抵达珠海已是深夜。暗夜灯下,一眼看到师父静静端坐,眼帘低垂,左右手自然结印微笑向我无声致意,这问候那么优雅、尊贵,不由砰然心动,宿世前缘的某样东西似乎一下把我紧紧地揪住,我俯身礼拜下去,心里已默默认可座上的天真就是我的师父。

参访前的四个月就预定好去西安见另一净土法门的野濑瑞默老师。

于是我问天真师父:找到您,我还需再去参拜别的上师吗?

师尊说了一句话:找到我就等于找到所有的师父!

那回答像来自遥远的天宇之外星空回音传达,坚定的语气让我不得不低头接受,并一字一句牢牢地在心里记住了这句话,此后,再无参访过除天真以外的任何人,可是到今天我也不敢说已经完全体会到这句话的甚深涵义。

2010年珠海,法明师兄第一次在师父面前哭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却全然不顾,哭得是天昏地暗让人揪心,我问他为何,他说:不得不哭,因为失落,委屈,惭愧……又喜极而泣大声恸哭,感到历劫以来的师父们都到了,忍不住双膝自然下跪,内心由衷地跪拜顶礼。

2013年,法明师兄携妻带子第二次参访师父,七尺男儿又哭得天翻地覆,惊天动地的哭声也哭倒在场的所有同门师兄。我问他为何,他说:内心深处的一切难以言述,只想放声大哭……

不久,同样的场景一次次重复再现,新参访的一个学子初见师父时,惊鸿一瞥全身颤栗!目不暂舍,双膝长跪虔心礼拜,起来再拜,在座人无不合掌落泪…..

师父来到世间,唯一目的就是利益众生得到究竟的解脱!令每一个和他结缘的人潜移默化地改变,与他的相逢改写了每个契机有缘人的此生和来世。至心祈求恩师天真,即祈祷所有的圣尊,一切的上师,天真本源自性上师,他象征着诸佛,上师,圣僧,祖师,所有证悟者,无量,全体。

当忆念自己宿世道缘的根本上师时,不由自主地顶礼膜拜,心中空无一念,恭敬无以复加,衣毛竖起,泪如涌泉不止,感应道交非笔墨所能形容……放声恸哭或许来得更加自然和真诚。

擦干眼泪,全身心从未有过的感受,集中来说一个:清凉祥悦。初会到加持的真切,不知不觉中喜悦盈满怀……

师父为何会有如许强大的身口意加持力量?实际体验让我了知:因他和诸佛菩萨心心相印,心心相应,不一不异!他已历经无数劫的各种身心磨炼,功德圆满,完全成就了大我,累积了无上的功德和法力,通达整个宇宙,极至天人合一,天人即一。他无,同时又是全有!今天借我的手眼能说出写出这一切,无不来自于我师父的加持,虔敬和信心是我所有!

古佛时代,若在同一条路上幸遇佛陀,刚见到佛陀的身影,还未走到本师面前,佛陀悲智的祥光,已先普照到对方身心,恩泽同化了对方。虽未听佛陀说法,但已被悲智庄严无上妙德所加持感化!本来无一物,即山河大地皆如来,难以思议!

值遇一个真正师父,自己是一次的死亡!

毛毛虫冲破蛹茧,羽化成美丽的蝴蝶,栩栩展示绚丽多彩的翅膀,翩翩起舞,欢快自由地飞扬!

当我靠近自己的亲上师时,内在正无形中产生革新,蜕变,超越,古老的根深蒂固的执著会死去,新生婴儿般,时时地感到自己在蜕变脱壳复活。

那时,我会故意拿一个我自己认为很难的题来请教师父,但每次的回答案都如此完美,天衣无缝。师父不需要翻阅资料,无需借助任何经文,却从未违背过佛经里的一字一义。他应心流露出自性家珍,面对任何一个问题,师父都能不偏不倚地直言阐述,从未被难倒过。他本人就是一部大般若经或心经辞典。师父对一个个法相名词的契入角度和把握那么精准,令人咋舌。令我和所有人深生钦佩,不得不恭敬垂头。

2011年底北京应众之请,座中,师父从容地面对一群高等学府的教授咄咄逼人的尖锐问题,谈笑间轻松幽默地解决,令这些知识分子在惊异中诚服礼拜。外貌普通的恩师天真一次又一次地彰显了真无尽知,法无应显,天人合一的雄浑大力。但师父本人却表现的是普通再普通不过淡极无味的平常人。

前五次参访让我一次次地接近师父,从初相逢的被吸引,臣服礼拜;到相应,归一;到融化;神会感应;我至今还不敢说自己是师父合格的弟子,但金刚信心已浇铸就。写下此文的同时,航空公司的兄姐们正为我察看暑期机票,等待着再次相遇的喜悦,第六次仲夏参访,又一极乐之旅!

2年特殊的日子,天真心水渐渐地滴入心湖,泛起悠远的涟漪,一次次深深地震颤,我终于找到了此生的意义,成为天真的弟子直至还复本来天真。同时也深深地庆喜感恩有此宿缘福报来无限地接近我的师父天真。

一念自然流露的纯朴善心远胜于以执着功德之心所行持的所有次第善法,一颗无造作的心需要多少世的修行才能生成?

天真,即如意宝金刚上师,禅心。天真不在别处,即显当下。

光脚穿靴破皮,血滴滴的脚后跟令我觉知“这个”的趣意;

超市里,一个苹果一个苹果被拿起,放进购物车,心无杂念,当下了了分明。听见头顶上的师父跟自己对话的声,相应合一,那清晰的明示如涌泉,他在每一粘滞坑堑边都会指导我,引领我。专注于他,专一地听得越多,越是清晰。这种应答有时是古诗偈颂;有时是赞美诗篇,有时是心法妙义,有时是机锋转语,有时是密咒真言。偶尔会时不时地蹦出几句非常幽默俏皮话,警示时让我脑袋疼,有时脚趾手指背部隐隐地痛,但每次痛得恰到好处。以至于我分不清是自言自语还是来自于头顶戴着的上师那智慧犀利的声音:

师父梦中问“满天飞雪问几多?”

竟也应心直出“心如寒冰彻长空!(天真)”同时意会了“寒冬具过了,春来草自青……”

红心萝卜绿油菜令我想起天真心语:“逢春便渡,青绿几何?(天真)”

屋前春松正华茂,令我想起:“人拿胭脂画芙蓉,我拿泼墨点青松,可叹难入时人眼,皆言青青不如红(天真)。”

这心心相印,一次次地让我从日常的生活,锅碗瓢盆中瞥见本来心性的光辉,让我从混乱中跳出来并超越过去腾空一跃,安住于当下觉醒和旷达。

一切智慧都来源于师父,远在千里之外又形影不离的师父,无形隐秘而永不枯竭的活水源泉。

[清水波,无表里]

[野鹤闲云 一任清风逍遥吟]

[断指月亮 本地无客嘹乡音]

[龙栖凤巢 红烛彻照一洞天]

[须发净体 空花落尽青杏红]

[舌尖深隐 默宣天音心灵动]

[衣钵破烂 无人无法谁得见?]

[水晶鞋踏琉璃地]

[新鲜菜好吃!]

[玉簪绾绿云]

[落絮扑窗帘衣碧]

[低头合掌紫藤开,见处即心经]

[贴肉汗衫透 童子兜肚红]

[冰雪无源头 古井照云天]

[一喝无用处 破壁龙飞天]

[瓜果累累,无非一蔓生]

……

邻门west meadows church 教堂十字架上耶稣流下的宝血,令我想起 “碧海起红尘”“岩花点碧丛”,恍惚中犹如“老和尚”头顶上跳出的红兜肚莲花小子拍手笑哈哈。依稀中却见观音手中净瓶甘露杨柳青青。

应就是了,也须珍惜当下的日常生活。

孩子青春期的背叛和愤怒的眼神不能减少对他的母爱和悲悯,这只见证了我历劫以来定以同样的方式背叛过自己的父母,只有无怨无悔地接纳一切;此世相聚的一切因缘正在一天天减少,不知道多少世后的再次碰面会是怎样的光景。怎能不珍惜当下的每一刻?

我自知,恩师每次举起手中的辣棒意味着不是“加持”就是“慈悲”,这宿业了却的方式也是如此地奇特。

高耸书架的知识理论是人类的骄傲,却可能成为一道阻挡本来灵光的墙壁;浩瀚的文字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却也可能成为淹没天然灵性的沼泽;碑横古路,不见天光。师父一棒一喝,让我得不顿信自甘泉之灵波湛源,这从来非学非教所得所会,丰满的生命之树从此郁郁葱葱。

人生病时,会求助于医生,把自己的肉体交给医院,那时的信心来自何处?来自对医生的认可还是医疗器械的认可。都不是吧,恐怕来自对死亡病魔的恐惧对假象的认同。

而凡愚的我,承认自己身心的病痛背负着一身罪恶,只能呼唤唯一的师父,医治我心灵的病患恶疾,求他救治,祈求他的慈悲,令我出死入生。那一双透视万物的慈目时时刻刻观听这世上苦难的求救,瓶中甘露随时普应。

一周前,远在万里之外的我在想:此时,师父一定在深闭关写书或者跟具缘弟子在应机说法吧,内心不禁向往非常,渴望也能受到法益,这小小的心愿一直在祈祷中连续…..

没想到当晚头痛剧烈。如鸟儿被石子击中,四分五裂。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知这已是第几次头痛了,踉踉跄跄走出睡房,无力支撑,随倒在地,二天二夜的昏沉和煎熬中,听自己一呼一吸,泥土草根气息透出初春凉意浓浓,让我觉察自己无力软弱,这世上唯一依靠的就是师父天真……天真!两天之后,一切如常。请示师父后,师说宿业感召,已过了,注意休息。

此后时时感知师父端坐,两眼垂帘半开,不喜不忧,了然微笑,一幅超然的心境神态……

顿感清风徐来,烦恼散尽,心灵清澈,身心自在;

久之,我和观音合二为一,看到自己在端坐……和师无二无别;

外表上,我师和一般凡夫没有甚么不同,都有眼耳口鼻五官手脚;但是这个眼耳口鼻组合起来,总会有种说不出令人不由自主地产生祥和,亲切,恭敬的感觉。这就是彻悟者的魅力,只有亲见方能会心体味受用。

无形中不自觉地忆念天真。非我有意去思去想,去这样那样,而是一种不可思议,不得不如此的悲智力量下,如同婴儿,完全在无知状态中,自然而然地一心向往慈祥的母亲。这强大悲智加持力的力量,让我不由自主,全身心相应同步,膜拜顶礼臣服;

常常内心毫无准备,相应时就会有一种强大加持的力量笼罩全身,强化自己。心中会自然产生难以言说的安详、平和喜悦。大信心、大悲心、自然无穷增长,感觉被一种温暖光明所包围,一种慈祥被呵护的幸福,一种心灵上的归依感,慧光普照,祥和明净。

我心深知,这是心灵的呼唤。

一切都是即世成就的因缘,道缘,逆缘,俗缘。无论是什么,现在都已经无法再阻碍我这要飞奔回家的脚步。

天真师父,他融化我的一切烦恼,知晓我前世今生的一切善恶;宽仁博大的胸怀,完全包容了我所有的贪嗔痴慢疑;昭示着我一条光明大道,一条通往灵魂圣境之路,无相彻底根本究竟之心法。

无意中,来自心源的悲智加持忽然再次光明降临,安详、喜悦之心境而自然生起;慈光中,我心柔软,由此“柔软”而能发生轻安喜乐,时时与法相应,渐渐由内而外身心一直被强化调整和改变。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天真师父,无条件地诚服和信任,由于信,信所有的人本有,信佛性人人具足,个个现成,本来心性智慧光明不增不减;无需语言,唯信心;在通达师心之中,信一切众生本来佛,通过师父,我相信此世即佛净土!在师恩所赐的生命灵慧的源泉里,不疑无虑!

唯感恩。

感恩所有。

四月的星空寂寥浩瀚,无边无垠。在那宝蓝色的碧空之上,那来自宇宙中心的力量,在那兆载永劫亿万光年距离之外,在我永远都不知道如何来表达的时空中,定有一种祥和慈悲了然微笑,听到了这从五脏六腑心灵之深处发出的感恩之声,并且微微的俯首向我怜爱地凝视着卑微渺小的我……

是的,我愿意……!

此世来世我永远做您的弟子,我愿意修习直到成为您真正的弟子。

师父,我心中的观世音菩萨!

慈光中,吾心柔软。

温厚,宽和,无所不包的天空,我愿融化于虚空中,合一……

师父依然如故慈目双垂,盘腿金刚座上,如如不动。

可是,可是就在那当下,

我看到,我的天真师父光芒四射,庄严动人!

恩师天真跟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的圣像如此相象相一,观音古佛法身无限,可恩师却是那么真实生动,在他将无限融一于一身结合得那么完美,和他在一起时,我感到自由欢快,生命充满活力,仿佛山川大地虚空与我同在,容不得我一丝怀疑!!

尝尽百药已无剩,访遍名山还原来。

阿红南国相思豆,情人自知莫妄猜!

——天真

2010 年9月23 日禅修日记本人原创。

2013年4月再续。

白莲华合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