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之间隔着一个青春的距离

0

第一次来深圳的时候,你20岁。

七百公里的路程,你却在绿皮火车上奔波了八九个小时,带着一个二十寸的箱子,那是你全部家当。单纯的脸上除了疲倦更多的是第一次到大城市的兴奋,与对未来生活的期待。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7年前同样拎着行李箱独自来深圳闯荡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还留着刘海,身上揣着母亲给我的2000块钱还有一箱子衣服,那一年,我22岁。而今我已经过了而立之年。

我们之间隔着整个青春。

来深圳的第二天,你就开始准备参加各种面试。那天,从不化妆的你在家涂抹了半天才出门,衣服也是精心挑选的G2000职业服,我觉得你有些矫情了,实习工作而已,你却那么严肃用心地折腾着。

你忘乎所以地穿着你的战袍,在我面前转着圈,告诉我面试时只能微笑,微笑的标准是露出六颗牙齿,你在网上寻找了大量求职攻略,从言谈举止到回答技巧,面面俱到。

我看着你兴高采烈的样子,想着自己在公司处处碰壁,情绪颓丧到了极点。我每天着急忙慌,踩着亮晶晶的高跟鞋出入五星office,有着场面的工作,可内心却被各种负面情绪填充着。看似活得光鲜,实则碌碌无为,每天的工作也是千篇一律,毫无生气。

看着你,我觉得我们会有一个不一样的青春。

可惜,我错了,那天回家你很沮丧。你说面试第一轮,你发现你的竞争对手们气场太强,强到面试时候你几乎没有争取到表现的机会。你说其它面试者思维太活络,你还在考虑问题,他们已经早已给出了答案。经历了第一次面试,你发现,想象的和实际不一样。

面试官好像没相中你的相貌,也不大喜欢你的穿着,那些已经背诵得烂到心里的面试技巧,你根本没有时间去表现。

你说着,我眼前显现的是那个第一次面试后紧张到脸色发白,全身发抖,手心全是汗的姑娘,并且清晰的记得,同你一样,经历了十多个小时的颠簸跋涉,早上六点抵达深圳,九点参加面试。过程不太一样,结局总是一样。

我安慰你,学到的总是有用的,这次没用,下次还有。我以为你会妄自菲薄几天,没想只过一个小时你就恢复了,打了鸡血似的到处投简历。

上天总不会辜负努力的孩子,你如愿拿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实习期工资1800,而我第一份工作也是这个数。

我觉得你是我的影子。

找到工作,你着手于在深圳的幸福生活,最最重要的需要找一个挡风遮雨的住处。

我们寻遍了龙华的各个街道,那些狭窄的、遍地是残菜乱叶,散发着腐烂气味的城中村胡同,一遍一遍,来回寻找。最关键的是和那些黑瘦的,脖子上挂着很粗金链子的本地佬近似哀求地讨价还价:“老板,单间租三个月,一个月八百行不行?”

“多少钱?三个月?八百?姑娘,不是我不帮你,这个价格我真的帮不了呀。”

“老板,这地方治安怎样,是女孩子住。”

“小妹,这个价格,我怎么能给你保证治安,你要不要,不要拉倒。”

“这个价格你还不满意,叽叽歪歪说什么呀,不租拉倒,免得浪费我时间。”

那些财大气粗的本地佬总是这样不耐烦,看你的学生样甚至有点气急败坏。不过爱笑的女孩子运气总不会差,我们终于以预算的价格在我家附近租到了一个各方面都还能凑合的单间,距离地铁200米,距离我家200米,下楼有超市,快餐店。

单间室内大概20平,洗手间勉强能蹲下一个人。室内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几乎放不了任何像样的家具,唯一的家用电器是空调,对了,还有电脑,如果那也算家用电器的话。

刚搬完家,你妈,也就是我的姑姑就发来视频请求,你看了一眼,果断挂断了视频请求。你看看我,我微笑着点点头,建议你:“还是给她打电话吧。”

我怎能不理解你,你老家的房子保守估计有一千来平,在老家,你的卧室就有五六十平,如果不是选择来深圳闯荡,在家你无需奋斗就有一份收益不错的事业可做。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只要你愿意,回家完全可以继承“皇位”。可是,你觉得那不是你想要的。走出来就是你不得不租住仅20平的小单间。

我怎能不理解你,我虽已到而立之年,已当了母亲,但只要我住的不好,吃得不好,任何小牢骚都能让一千公里外娘亲的心急如焚,时常担心到流泪叹息。

我理解你,你只想让父母看到在外一切安好的你。那些不能见光的小痛苦,自己经历就好。

那一年,我刚换好新工作,在离新公司近的地方租了个小房子,开始了第三次搬家。与其说搬家,倒不如说把衣服从一个小房间搬去另一个小房间,因为我全部的家当仅仅就是几件衣服而已。下班后开始搬,十多公里的距离,往返了两次,终于在十二点之前忙完。

以为可以洗个澡然后美美睡一觉,第二天开始新的工作。谁知房东没打开自来水的阀门,而房间的灯也坏了。望着窗外霓虹的灯火,看看黑乎乎的房间,有点手足无措。幸亏那时候心大,内心焦急难耐却想不出办法,索性也懒得想。摸着黑,简单拉好床单,便倒在床上。无奈肚子饥饿难耐,加之身上带着酸腐的汗水味儿,总觉全身黏糊糊的,辗转反侧,越加难以入眠。

那个晚上我孤独无助,甚至找不到来深圳的理由;如果单纯为了工作,我完全可以听从妈妈的安排,在老家当个初中英语老师,简单快乐,不用受这些痛苦。那一晚,我深深怀疑自己的选择,想了半夜也没能找到安慰自己的理由,在黑暗中,孤独感、挫败感、无奈感一起向我袭来,压得我踹不过气来,于是,嚎啕大哭。

天蒙蒙亮时,还是未能睡着。阳光穿过透明的空气,在喑蓝色的天空飞过。在黑暗尚未褪去的天空上燃烧着十万支蜡烛。我似乎听见天地之间钟声响了,我忽然泪下如雨,但是我心底却在欢歌。我觉得我找到了答案,我要的不是安逸,不是熟悉的小城的生活,不是亲人朝夕陪伴。

我们活在世上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些死前的游戏,我们为何不玩一些我们想玩的游戏呢,反而被那些所谓的好日子绑架,被上辈所谓的经验所束缚,被这个社会的洪流所裹挟。我想走出“好日子”的队列,去走我们想要的路,去创造一些属于我们自己的游戏。

而你,终于也走上了我之前走过的路,体验着你自己创造的有趣的游戏。这些认知虽然跨越了一个青春,却似曾相识。

我理解你,但是想到之前的那些痛苦,看着现在的你,依然觉得胸口堵得慌,眼泪直打转。

这个城市,其实也有很多美好。

你家楼下有很多美食,潮汕肠粉、小龙虾、四川串串、潮汕牛肉火锅、海鲜大排档……

你拉着我,带我吃了一直想吃而不敢吃的四川串串,伴着红艳的辣油咽下,厚重的辛辣味夹着酥麻刺激着舌尖、喉咙。

我们一起去吃渔粉,那酸爽,呛得我直流泪。

……

我爱好看电影,你也是。我自诩伪文艺女青年,你是真文艺女青年。

在夏天凉风习习的晚上,我们骑着自行车飞驰,穿过璀璨灯火的街道,感受夜幕下这个城市的温情。

分院门口的天桥下,睡着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他的整个家当就是一床破棉絮和一辆烂单车。

地铁民乐站出口处,有一个卖山竹和樱桃的老汉,比市场价便宜一半多,并且水果很新鲜。

硅谷动力门口有一个修坏伞和坏鞋和蔼的中年妇女,她有两个读大学的儿子,而她,靠修鞋修伞维生。

这些卑微的生命们只在城市的夜幕里出现,努力过活,我想他们内心肯定有一个巨温暖的太阳。

你说,和他们比,我们活得很幸福。吃喝不愁,还有丰富的精神追求。

那天下着小雨,你我赶一场新出的电影。你骑着车在前,我紧跟在后,微风吹着你的秀发,头发在雨中随风飞扬着。

雨,静静飘洒,潮了眼,湿了心。清清的雨,送来凉爽,带来澄净,诸多情怀诸多苦楚,落寞如风,缓缓流动;我嘴角向上浅浅的笑,不是心情,而是心境;淡淡的心,不觉沉醉,不觉沧桑,诸多纷扰,化为风、雨,静静飘洒。

雨中,你张开双臂,宣泄地大叫了一声:“啊!”

我被这情景所动,拉开嗓子也“啊,啊,啊。”叫了三声,你回头笑着:“叫完感觉怎样?”

我加速踩动单车,任风在耳边肆意叫喊。旁若无人地大呼:“我感觉年轻了好多岁,哈哈哈哈。”

过几天你实习结束,就要离开了。我问过你还来这个城市么,你有点胆怯但依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你还说了你的很多想法,你想买一套不大、带阁楼的小房子。你想找一份体面的,不那么累有趣的工作,天天能和有趣的同事待在一起。你还想找一个智商超高的理工科男朋友,到时候可以免费给你修电脑……

虽然我们隔着一个青春,我觉得你的理想都能实现,犹如今天的我。

善良勤奋的你运命一定会比我更顺,会遇见善良的人们,会有内心温暖的男友,会在一个带着阁楼的房子里开始美丽幸福的童话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