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母亲和她的春姑娘

0

我想母亲是喜欢春的。

母亲说:“当然喜欢啦,你是在春天降生的啊。哎呦,你是不知道,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小小的、皱皱的。护士把你包在小被子里放在我身边,我揭开盖着你的被头,想着我的小小春姑娘该多么可爱,结果就看到你举着一张小瘦脸朝我丑丑的笑。一生气就想把被子重新盖上不再看你。”

母亲说,这是让她记到现在的一瞬。我没有像很多刚出生的小孩一样嚎啕大哭,而是向她发射丑丑的皱皱的笑容,一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的样子。母亲便释然了,就算没有春的颜值,有春的性格也是好的啊。

“喂、喂。我说的是春天啊。”

“你也是我的春天啊。”

真是的,大人就是会说话。

我想母亲是喜欢春的,当阳光渐渐温暖、河水缓缓解冻、鸟鸣慢慢多起来的时候,她总是为我换掉圆滚滚的棉袄,换成轻便一些的夹衫,带我去各种地方,各种有春的地方。

冬天太沉闷啦!水被冻住了,小草被冻住了,小动物被冻住了,就连那天空都像极了一块不那么干净的大冰块,太阳也被冻在大冰块里面只能散发一点点光与热。不下雪的日子里,只想待在屋子里与暖气相依相偎。出去玩?玩什么啊,再说好冷的呦,是要冻掉手指的那种冷。

突然有一天,路边的枯草丛中出现了那么一小朵黄色,偷偷摸摸的,怕被正在远去的西风知道似的。过几天你再去看啊,那小朵黄色花多势众,壮起胆子来了,茵茵地连成一片,开始扭动起她们的小喇叭裙,吹起她们的小号角告诉你——喂~春天到了啊~

渐渐的,早上不再只是被母亲叫醒,窗外的鸟儿也赶来凑热闹,叽叽喳喳的让我不得好眠,于是有时候干脆赖在床上睁着眼睛听鸟鸣,好奇鸟妈妈是不是也在叫着自己的贪睡的儿女起床。母亲一把把我拉离被窝,嘱咐我自己穿好衣服下床洗漱,吃完饭出去玩。一听出去玩,压抑了一冬的玩心促我飞快的收拾完毕,立正站好,等着出门。

这次去哪里呢?去那座有点远的小山吧?于是,就出发了。

一路上像寻宝游戏一样的。笔直的火烧杨不停的掉落棕色的像毛毛虫一样的杨花,我跳着去踩;还有梧桐树啊,小灯笼一样的种子掉在地上,嫩绿的新叶被阳光勾出毛茸茸的白边;怎么能忘了柳树呢?长长的柳枝随风舞动,柳絮轻轻的从小柳叶间探头,被风吹离去探寻崭新的春天……

母亲最喜欢是春天的花。红叶李的花朵是五瓣的小白花,很简单的样子。花朵总是在新叶刚生时配着那棕红的叶子肆无忌惮的开满一树的雪白。那花又极脆,风一吹便洋洋洒洒的飘落,好看极了。樱花则是粉红的层层叠叠的,花瓣很柔软,远远望去像一朵轻柔的粉色云朵。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小时候我总是觉得如果能真的吃,那它一定是草莓味的。油菜花一朵并不惊艳,但当一大片明黄随风如浪般翻动,除了“哇~”我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话了。还有各色隐于草丛中的小野花,小小的与世无争的样子,亦有别样的美。

每次和母亲一起出去,我都像一个上窜下跳没见过世面的小猴子一样。“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就是真实写照。而母亲有时也是个好奇宝宝,大声唤我“嗳,你看,这种花是不是没有见过?”更多的则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她的两个春姑娘玩的兴起。

现在我确定母亲是喜欢春的。

母亲又在说话了:“当然啦。”

是的呢,当然了。

作者:西安理工大学水利水电学院 给142班 康佩颖

Top